寒舟覆雪

内,这里舟舟(。•̀ᴗ-)✧
爱好是睡觉
盗墓笔记/全职高手/乔任梁
头像自设

自己会做后期染卡什么的
如果你不会可以问我的
包教包会包分配
(。•̀ᴗ-)✧
想要努力把字写好
不要飘别骄傲
(´• ᵕ •`)*
努力了
就成功了

最爱你的那十年(书摘)

不问西东:

摘录自《最爱你的那十年》by无仪宁死


爆哭,我杀蒋文旭



  1.


  他还是能过下去的,只是……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。


  2.


  蒋文旭把那几张纸紧紧压在胸口,挣开张景文自己往前走,他精神状态很差,整个人都是恍惚失神的状态。景文没能劝住他,亲眼看到高大强势的男人陡然跪在了雪地上,白茫茫的地面印了一片深刻的痕迹。
  蒋文旭红着眼,他并没有要哭的样子,也不起身,一把一把撕着那些病检,发狠的样子。他就像和什么黑暗邪恶的东西做斗争,但还是输了。


  3.


  你能体会到那种感觉吗?你这辈子最爱的人,最心疼的一个人,无数次想怎么和他过好一辈子的人,在你怀里一点点失去气息和体温…那种感觉是种能让人绝望的冰冷和痛苦,是能落在一个人身上最重的惩罚。而让艾子瑜更无法接受的是,也许他爱的人最后的记忆里是没有自己的。


  4.


  “丢就丢了吧…”就像丢了我一样。贺知书没说后半句,他已经习惯委屈自己了,甚至能控制住眼圈不在不该红的场合红。


  5.


  “那么多人,我就想治你一个,所以你甩不开我。”


  6.


  来自南方的温柔的风,经不起北方的寒冷。


  7.


  高中的时候蒋文旭放学的时候塞给过贺知书一张字条,他问“你知道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?”年少时的蒋文旭轻易不把“爱”字付诸与口,但对贺知书的爱却不比任何时候少。那天夜里贺知书手里攥着这张纸条想了一夜。最后想到的是黄碧云那一句——包容且静默,不问不怨,不哀伤。


  8.


  他只站在那里,突然感觉无依无靠。蒋文旭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和落寞,和家里人陌路的时候没有,穷的一碗馄饨分两碗的时候没有,十天半月说着真真假假理由不着家的时候也没有。但现在有了,因为贺知书不在他背后了。


  9.


  七个多小时后他已经站在了和贺知书生活了九年的公寓里。他轻轻喊:“知书,你回来吗?”没有人回应他。蒋文旭也不恼,他亮起了所有的灯坐在沙发上,牢牢盯着门口。我曾经让你等过,从今以后换我等你…知书,我等你回家。
  蒋文旭轻轻摩挲着颈间挂着的戒指,笑的温柔:“玩够了早些回来啊…我真的想你啦。”
  蒋文旭坐在那个沙发上两天两夜,水米未进。他像失了灵魂一样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一动不动,不再微笑着自说自话,不再有生命的一点活力。最后意识昏沉中蒋文旭似乎看到那扇门开了,十七岁那年的贺知书穿着校服笑着冲他伸出手,身后开满了花。蒋文旭恍惚的笑着把手伸出去,轻轻道:“放学了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眼泪刷就下来了。


  10.


  最后意识昏沉中蒋文旭似乎看到那扇门开了,十七岁那年的贺知书穿着校服笑着冲他伸出手,身后开满了花。
  蒋文旭恍惚的笑着把手伸出去轻轻道:“放学了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眼泪刷就下来了。


  11.


  就像录像带被取消暂停,蒋文旭突然冲过来扯住艾子瑜的领口,他的眼睛红的像一头全无理智的野兽。蒋文旭的声音几乎不像人声,他的舌头被牙齿无法控制的颤栗咬的鲜血直流,每一一个字都带着血和伤痛:“你骗我!  你骗我!  不可能!
  “你说他很好的.你不是说能照顾好他的吗?一所以你在骗我对不对?你把他藏起来了是不是?求求你了.不要吓我..我求你,"蒋文旭膝盖一软,竟生生跪在了艾子瑜脚边:“你说你是骗我的,我再也不在你们面前出现,你快说啊!
  艾子瑜一把把蒋文旭从地上拽起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拳:“自欺欺人很有趣吗? !贺知书没 了,他.他走了..艾子瑜颓然松开蒋文旭的衣服,低头的那一刹那眼角滑下一道水痕,情绪几平压抑不住。


  12.


  贺知书扯了扯蒋文旭的前襟,他仰头看进男人深沉的眼眸,温和的笑:“所以你第一次打我我不走,你喝醉了一边叫着沈醉的名字一边上我我不走,你在法国和情人胡闹我不走,你怀疑我和别人暧昧打我强暴我我也可以不走…但是,蒋文旭,爱没有了,我还能在你身边留多久。”


  13.


  如果早就相遇或许就好了吧,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,养一条大狗,冬天在西湖边夜跑两人一起冻得瑟瑟发抖,不用想来生。


  14.


  一条命,在无关的人看来,也不过就是第二天报纸上不大的一版。


  15.


  贺知书不是没给过蒋文旭机会,他用了三年,贱的恨不得跪在蒋文旭跟前求求他别为了无关紧要的事不回家,恨不得哭着求他念念旧情别让自己彻底变成一个人。但他让自己失望了。有时候失望是比不爱了更令人心如死灰的一个词。


  16.


  “可我不知道人是怎么变的。”贺知书又咳嗽起来,他口里疼的厉害,一片血腥味。
  “他不回家了,电话越来越少,有时夜里回家喝的烂醉,衣服上满是香水味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一个大男人活的比女孩子还小心翼翼。我一直在想,他怎么就不喜欢我了,是我不像以前那么好看了,还是才开始学习做的饭菜比不上外面,或者真的只是在床,上花样比不得更年轻的一群孩子。”
  “很可笑吧,那两年我用高中听课的认真态度看GV,只是想学着讨好他。可最终,半点用处也没有。我想我大概这辈子也学不到能用身体绑住一个男人的地步,一场做下来能忍着不哭不求饶都不错了,还怎么配合人家玩花样呢?”


  17.


  贺知书咳了两下,骨头缝都疼。他想人若是说起谎话,怕是多么痴缠恶心的借口都能编的天衣无缝。如果蒋文旭还能那么爱他,他是绝对不会忍成这样,疼起来的时候也会哭,指使那个男人去烧水倒药,遗言都要留的娇气任性——我走了你都不能再往身边带人。


  18.


  从杭州到北京1200公里,每一寸的距离都用来想你。知书。


  19.


  贺知书从不想辜负人,家人、父母、朋友、爱人。可到了最后,唯一没有辜负的竟是伤自己最深的那个男人。
  他这辈子,唯一不曾辜负的就是蒋文旭。
  他对自己都不曾这样问心无愧。


  20.


  “…我都要走了你还不好好对我啊…”贺知书轻轻躺在蒋文旭身侧环抱住他的腰,声音有一些压抑不住的轻微哽咽:“以后再和谁在一起就对人家好一些吧…我这样好哄的毕竟太少。挑一个有福相的…能陪你很久的人吧…”贺知书顿了良久后终于压抑不住的哭着憋出来一句:“傻瓜,你知不知道就要失去我了啊!”


  21.


  你所在之处,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。


  22.


  贺知书笑着笑着眼泪就滑了一脸,可他自己偏偏毫无意识,仍然挂着那种怀念的笑意:“十七岁那年蒋文旭说喜欢我,我就和他在一起了,我相信他肯定疼我。十九岁那年家和前途都不要了,我陪他走,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不怕吃苦。二十三岁那
  年我父母来北京找我出了车祸,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,那时候我就想,只要他还肯给我一个家,无论如何我都不留开他。”



  23.


  艾子瑜半蹲在贺知书眼前,根本不吃这一套。他看着贺知书的眼睛,眼神复杂,然后很慢很慢的凑过去,在贺知书唇上印了一个很浅很浅的痕迹。
  贺知书没躲。
  艾子瑜的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,连一点掩饰的机会都没有。艾子瑜有些狼狈的偏头,声音很低:“你想听我唱歌吗?”



  24.


  所以再也没有一个贺知书能陪蒋文旭过七年苦日子,忍受他三年的放荡晚归,再用生命的最后一年爱他进骨子里。那么温柔缱绻,那么坚决勇敢。只有贺知书。


  25.


  蒋文旭的喝法像不要命,他就像喝自来水一样不管红的白的都往胃里灌。他的意识一直清醒,也就一直痛苦。
  酒的好处就是能让身上暖一些。蒋文旭仰躺在地板上,双目暗淡,他的唇一直无声的翕动,口型全部都是——对不起…
  对不起没有一直保护你疼爱你,对不起在我有限的生命里你曾不是我的唯一,对不起就连救你都要忍气吞声一忍再忍…对不起…我自己都不知道能这么爱你。


  26.


  他苦笑:“爸,我妈不理我了。”


  27.


  爱到现在是十四年,可他早就没力气像前十年那么爱蒋文旭了。人心是慢慢变冷的,失望太多就不在期望了。他不想在猜忌和怀疑里做一个怨妇,一开始是因为深爱所以忍让,结果包容到现在是真的不知道是自己习惯了还是可以做到不在意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251)